中国学术期刊如何困境突围

2010-07-16

作者:张巧玲 王卉 张思玮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09-8-31 22:42:41

日前,《中国科学》系列期刊与《自然科学进展》正式对外宣布2010年合刊出版,一时间引起了国内学术界和期刊界的广泛关注。
 
“希望《中国科学》与《自然科学进展》合并能给困境下的中国学术期刊带来新的希望。”中国科学院院士、200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徐光宪日前在接受《科学时报》记者采访时,对合刊给予了积极评价。
 
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化学系教授张希也向《科学时报》表示:“合刊有益于集合力办好刊物,具有示范带头作用。”
 
合刊究竟会给中国学术界和期刊界带来怎样的效应,留待时间检验;不过,没有人否认这将是中国科技期刊界的一个契机。近日,《科学时报》记者深入采访了一些研究人员和期刊从业人员,了解他们对国内期刊现存问题的具体看法及建议、意见。
 
评价体系:无形的“舵手”
 
“如果我们所把文章都发表在国内期刊上,上面就要打我的板子,我们所就可能降为C类研究所,作为所长,我的压力很大!”前不久,一位所长在与《中国科学》、《科学通报》主要负责人座谈时直言不讳。
 
与这位所长一样,尽管不少科研人员表示愿意支持国内学术期刊的发展,但现有的科研评价体系就如同一个无形的“舵手”,成为科研人员发表学术成果的重要导向,令他们对国内学术期刊只能望洋兴叹。“如果我有好的学术文章,我更倾向于投国外本领域的期刊。”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戴永久在接受《科学时报》采访时坦言。
 
戴永久解释说:“现在单位都算‘工分’,一篇在国外期刊发表的论文折合的‘工分’要比国内多,影响因子也比国内期刊高。”而对于几乎所有的科研工作者而言,没有“工分”就会面临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无法评职称、没有相应的工资等待遇。
 
记者曾采访一位从国外回来的“百人计划”入选者,他同样表示,更倾向于将自己的学术成果发表于国外的学术期刊上。“刚从国外回来,只有尽快做出好的科研成果,才能在国内逐步确立自己的学术地位。而国内对其科研成果考核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发表SCI和较高影响因子的学术论文。”这位学者坦诚之余透露出无奈。
 
目前的科研评价体系,片面强调SCI和期刊影响因子的重要性,逐步树立起了SCI及影响因子在国内研究人员心目中的“神圣”地位。
 
“从国家到具体的单位,政策导向导致优秀学术论文的外流,说白了就是评价体系问题。”戴永久说。
 
不仅仅对教授和研究员,就连在校学生都无法摆脱当前科研评价体制这个无形“舵手”的牵引,不少学校甚至直接规定了学生毕业论文必须达到规定的影响因子,否则影响毕业。如一位博士生导师介绍,北京大学有的学院就要求博士生毕业时发表文章的影响因子必须达到3。
 
“如果以国内一些学术期刊的影响因子不足1计算,学生必须发表五六篇文章才能达到毕业的要求。”这位博导说。
 
武汉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舒红兵指出:“国内学术期刊目前面临困境,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导向和评价有问题。”
 
“我们这代人都是读着《中国科学》、《科学通报》长大的,读这‘两刊’就可以了解中国科学的最新研究进展,甚至在我以前的心目中,能在这‘两刊’上发表几篇文章就有资格评院士。可是,现在变成了发表几篇Nature、Science文章就可以评院士,发表几篇PNAS就可以当‘杰青’。事实上,Nature、Science也不乏错误的文章。”舒红兵说。
 
质量:期刊的生命
 
目前科研评价体系导向所带来的一个重要后果,就是国内重要的学术文章外流而国内学术期刊缺乏优秀稿源、期刊质量下降的尴尬局面。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与《科学通报》总主编朱作言向《科学时报》介绍,改革开放以后,随着科学的繁荣,国内学术期刊也在不断发展。1978年,国内期刊只有780种;1988年,科技期刊发展到了3000种;现在则达到了约5000种。
 
“从种类上讲,我国是一个期刊大国,但是我们的刊物缺乏国际影响。”朱作言说。
 
据2007年的JCR报告(Journal Citation Reports)分析,在SCI入选的6417种期刊中,美国占了2439种,其中影响因子大于20的有19种,大于10的有79种;英国有1388种入选,影响因子20分以上的有9种,10分以上的有26种;荷兰有608种被SCI收录,德国有452种,日本170种、瑞士152种、法国141种、俄罗斯108种,中国排在更后面,只有76种,更为尴尬的是,中国的科技期刊影响因子大于4的只有1种,大于2的只有3种。
 
中国科学院院士、《物理学报》前副主编李荫远曾在接受《科学时报》采访时也谈到,目前中国科技期刊的论文数量较多,但其影响因子却非常低,高水平的论文实在不多。
 
由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出版的2006年版《中国科技期刊引证报告(核心版)》则显示,我国科技期刊的论文数量虽已居世界第四,但总体影响力仍很弱,2005年的平均影响因子只有0.407,这部报告收录的国内科技期刊共有1652种。
 
没有质量较高的稿源是期刊质量及影响力下降的一个重要原因,而另一方面,期刊的质量又会直接影响到研究人员的投稿。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前所长胡志红就表示,影响她投稿的主要因素就是期刊的质量。
 
胡志红说:“如果我的学术成果达到影响因子5的水平,让我将文章投向影响因子连1都不到的学术期刊很难。”
 
而对于评判学术期刊质量,胡志红有自己的一套标准:看这个期刊最差的文章,而非最好的文章,“如果我的文章比这个杂志最差的文章好很多,我就不屑于将文章投在这个杂志上”。
 
胡志红表示,影响因子虽不能说是决定期刊质量的唯一因素,但质量的确是左右期刊影响因子的根本所在。
 
除此之外,对于科研人员来讲,更重要的是,影响因子与论文引用率直接相关。戴永久就表示:“如果一篇学术论文在国际期刊和国内期刊是同等影响因子,且评‘工分’都是一样的,我也会比较倾向于国际期刊,因为这时考虑更多的是读者群以及引用率。”
 
张希则介绍:“我论文发表时选择学术期刊的首要条件是‘同类相聚’。”张希认为,研究成果只有同行才有兴趣,因此他投稿时,通常选择同行们经常发表论文的学术期刊。至于具体的刊物,他会考虑该项研究的侧重面,如研究成果主要与材料有关时,会选择Advanced Materials和Chemistry Materials等;与界面、表面和界面组装有关,会首选Langmuir;如想让高分子同行了解的成果,则选择Macromolecules和Polymers等;具有相对普遍化学意义的成果,他会选择Chemical Communications、Angew. Chem. Int. Ed或JACS。
 
张希曾担任过《科学通报》的执行副主编,现任美国Langmuir的副主编。在谈到国内期刊发展现状时,张希说,科技发达国家的科学家几乎不在中国的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中国人的重要成果也大多不发表在国内,这是目前大多数国内期刊的现状。这个问题的实质不是期刊的质量差,而是发表的成果质量不高,反之使期刊的影响力受到了局限。
 
精品:国内期刊的发展希望
 
目前国内学术期刊遭遇的困境及发展现状,是科技界所有人包括科研人员和期刊从业人员有目共睹的事情,一直以来,他们也都在为改变现状而建言献策。改变现有的科研评价体制,是他们认为改变目前国内期刊现状的最根本的解决方式。不过在当前,走出体制的困境尚需时日。
 
不少科研人员认为,可以从细节入手,吸引国内稿源。6月10日至12日,中国科学院学部科普与出版工作委员会与《中国科学》杂志社在武汉地区开展宣传拜访活动时,展开了一次读者情况调查。问卷统计显示,读者的建议包括:改版后的《中国科学》应适当增加评述、综述性的文章;严格审稿、控制论文质量;适用优秀审稿人制度等内容。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陈新文建议,为了将优秀的稿源吸引到国内期刊上,国内期刊可启动点评的方式,对于优秀的文章,可以在国际著名期刊如Science、Nature上作出点评;对于学生发表的一些优秀论文,可以请专家给文章予以评价,并给学校发函,以利于学生毕业。
 
中国科学院对地观测与数字地球科学中心主任、《国际数字地球学报》主编郭华东则认为,吸引科研人员向国内期刊投稿,关键是提高国内期刊的质量。目前一些国内期刊采用英文语言,并已进入SCI检索系列,有利于提高引用率,进而吸引投稿率逐步上升。
 
“期刊不宜过多过滥,要保证出精品。”郭华东说,现在大家办刊的积极性很高,有很多刊物,但应有所为有所不为。刊物过多,很难保证高质量。
 
也有科研人员建议,学术期刊可加强与国内重点实验室、重点项目的联系,甚至与他们共同办刊,从而吸引更多优秀稿源。
 
胡志红从期刊编委的角度指出,提高期刊质量的一个重要之处,应是拒绝质量差的稿源,“对于杂志和稿源的定位都应清晰,这样才能保证期刊的质量不会打折扣”。
 
张希同样认为,学术期刊必须有明确的定位,而这恰恰是国内的学术期刊所缺乏的。
 
“由于国内的学术期刊隶属不同的单位和部门,层次多、重点不明确。许多学术期刊覆盖的内容有交叠,彼此间竞争稿源的现象严重。”张希说,“相反,国外在这方面的办刊经验则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以美国ACS、德国Wiley-VCH和英国RSC出版的学术期刊为例,他们都有自己的战略定位,在其国内不易造成竞争。同时,他们的编辑队伍很敬业,水平也高。这些国外出版社在不断巩固原有学术期刊地位的同时,每年又都推出新的刊物,如美国ACS-Nano,德国的Small、Chem. -An Asian Journal,英国Soft Matter,由于定位准确、市场推广策略得当,推出仅2~3年后就在学术界颇有影响。”
 
但无论如何,对于办好中国的学术期刊,国内科研人员和期刊从业者仍充满希望,他们一直在为创办优秀期刊而努力。正如这次《中国科学》与《自然科学进展》合办,就是一次有益的尝试,它有益于集合力办好刊物,具有示范带头作用。
 
“国内的优秀稿源越来越多,这无疑是办好国内学术期刊的基础,相信中国科学已走上了国际化进程,总有一天我们会有国际化的学术期刊。”张希说。
 
《科学时报》 (2009-9-1 A2 本周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