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向国际,中国科技期刊不再“孤独”

2010-07-16

作者:潘希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09-8-31 22:42:41

科技无国界,而长久以来,中国的科技期刊却一直徘徊在高数量下的内有需求、外无影响的尴尬局面之中。想摆脱这样的窘境,用中国科学出版集团副总经理彭斌的话来说——“这是摆在科技界和期刊人面前一项既现实又艰巨的任务”。
 
在业内人士看来,促进我国科技期刊从数量增长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通过体制机制创新变革科技期刊的运作模式,使我国的科技期刊真正服务于创新型国家建设并走向国际,必须要有真正的“大动作”。
 
迫切需求合作发展
 
2010年1月,《中国科学》与《自然科学进展》合刊以后将正式面世,这是中国优秀科技期刊资源整合、实现做大做强的一次有益尝试。
 
不过这样一个“大动作”,却对《自然科学进展》签订合作协议不到两年的爱思唯尔产生了影响,也意味着合作必须面临停止。但这并没有给爱思唯尔科技部中国区总裁张玉国带来困扰。
 
张玉国对《科学时报》记者说:“我们已经把《自然科学进展》的内容整体数字化之后放到了爱思唯尔的最大平台ScienceDirect上,并通知了全球范围的客户。两刊合并,意味着我们再把内容取下来,还要重新通知全球客户。虽然有一定的麻烦,但我们总体上表示支持,我们了解到这是中科院与自然科学基金委领导层的战略布局,我们愿意全力配合。”
 
之所以这样说,还因为张玉国看到了双方更为广阔的发展前景:“中国科学出版集团与爱思唯尔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也是爱思唯尔在中国唯一的合作伙伴,它的做大做强,必然会带来双赢。”
 
近些年来,中国科技期刊业采取了多种形式、试探了多种途径,千方百计地开拓国际市场。寻求国际合作,已经成为中国科技期刊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阶段。
 
而新闻出版总署也在期刊对外合作过程中提出了“以进带出”的原则,要求国外媒体集团在向中国输出版权的同时,利用其销售网络、品牌影响和广告资源,把中国现代文明的优秀文化内容传播到世界各地,积极推动中国期刊“走出去”。
 
“我曾在中国出版业工作过多年。我感觉中国科技期刊‘走出去’,最根本的是要提高质量、扩大影响、办成国际一流刊物。现阶段最重要的是借助国外出版商的电子平台,迅速扩大影响、增加显示度,让全球的科研人员知道有这样一本期刊,并通过电子平台下载使用上面的内容。”张玉国说。
 
令张玉国记忆深刻的一件事,是不久前爱思唯尔与中国药科大学的期刊《中国天然药物》的合作,“这看似是一件小事,但学校领导非常重视,认为期刊‘上线’(内容放入电子化平台)意义重大,还专门组织了一场新闻发布会”。
 
可见,国内期刊在迫切寻求着国际化的合作。“期刊的负责人和主编们是中国科技期刊出版的骨干力量,而且绝大部分都是专家学者,他们最清楚在现阶段开展国际合作的必要性。”张玉国说。
 
借船出海是前期准备
 
1978年,我国恢复出版的科技期刊达到780余种,到2007年底,我国大陆的科技期刊已达到约5000种,增长了5.5倍。
 
“仅从品种上来讲,我国已成为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期刊大国,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但是跟西方的科技期刊比,我们影响力低,质量差别大。”彭斌直言。
 
没有国际投稿、没有国际编委、没有国际下载和使用,不能否认,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国的一些科技期刊被尴尬地称为“三无”期刊。
 
要从“三无”变成“三有”,“现在要做的就是国际合作,必须借船出海”。张玉国直言,不过他也认为,这只是中国出版业在集团化发展成熟之前,迅速扩大国际影响的一条捷径。这也是现阶段中国科技期刊迅速扩大影响的必由之路,等到中国建立起自己的电子平台,中国科技期刊完全可以自由选择加入哪一个平台。
 
目前,中国科技出版和国际科技出版相比,存在一个巨大反差,即中国科技出版经营以图书为主,而国际科技出版集团经营以期刊为主。
 
“比如爱思唯尔,科技期刊收入占到70%以上,而我国的科技出版则是倒过来的,图书收入占到绝大多数,这是个巨大的反差。”彭斌说。
 
国际科技出版集团经营的期刊往往都有很丰厚的利润,相反地,中国的科技期刊很少赚钱,大多数都是在赔钱。“这也就是所谓的规模效应,中国的期刊虽然数量很多,但都比较分散,归属于不同的主管部门,没有政策的配置,它们是很难通过市场走到一起的。”张玉国说。
 
“在现阶段,中国科技期刊‘借船出海’是必要的。”张玉国解释说,一般国外大型出版集团给予国内科技期刊更优惠的条件,比如说一部分资金上的资助,并会把期刊内容电子化放入大的电子平台。这样既可以吸引国际投稿,也可以增加国际下载,提高了期刊的国际知名度。
 
“借船出海”的思路,源自于我国对外文化传播过程中面临的现实处境。一方面,对外文化交流已经成为我国树立国家形象、传播中华文化、推动国际合作的重要途径;另一方面,我国对外文化传播方面的实力却受到语言文化差异、空间地域阻隔、运营模式落后等多重制约。
 
在接受《科学时报》采访时,汤姆森路透科技与医疗集团中国区总裁刘煜说,国际竞争是一直存在的,科技期刊的竞争关键是质量,而竞争的核心是求得优秀作者、编委和审稿人的支持和协作。
 
刘煜认为,科技期刊的另一个竞争对象是读者,在这方面,国外出版集团大多非常重视。前不久,汤姆森路透科技与中国科学院开展了关于中国科学引文数据库的合作,该库收录1000多种中国一流期刊的中英文文摘信息,现在则可以通过ISI Web of Knowledge平台向全球提供,这项合作将提升这1000多种中国期刊在全球的可见度。
 
而科技期刊是小众期刊,有相对固定的作者和读者群,“可选择的商业模式无非是面向作者收费的开放存取,或者面向读者的付费订阅,或者是两边都有收费的混合模式。如果科技期刊本身亏本,就需要期刊社或出版社的其他业务收入来补贴,这种亏本经营是不利于科技期刊的持续发展和良性循环的。”刘煜说。
 
不过,专家们也不约而同地表示,“借船出海”只是中国科技期刊出版在集团化、规模化之前的一个选择,因为国外的期刊出版业,多年之前就已经完成了整合、合并的过程。
 
集团化发展是必由之路
 
今年4月,新闻出版总署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新闻出版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这个《意见》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在政策的配置下,促进中国加快建成一流的出版集团,我期待着能够在未来的一两年内,看到中国一流的科技出版集团的出现。爱思唯尔愿意与这些大型出版集团合作,扶持它们尽快实现做大做强和‘走出去’。”张玉国说。
 
看到了我国科技期刊的发展现状,以及中国科学出版集团科技期刊集团化发展的实践,彭斌认为,集团化发展是中国科技期刊未来发展的必由之路。
 
很多专家认为,集团化发展首先是应对期刊国际竞争的需要。因为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科技水平日益提高,科技论文的产出大幅增长,而且中国出版市场孕育着巨大商机,国际科技出版集团把这个市场视为尚未开发的处女地;另一方面,国际科技出版集团都建立了自己的数字出版平台,实现了科技期刊由传统出版向现代出版的转型,为聚集学术期刊资源提供了技术支撑。
 
其次,是顺应期刊出版转型的需要。国际科技期刊的网络化出版已经成为发展潮流。而我国科技期刊出版大部分仍停留在以传统出版领域为主、数字出版刚起步的阶段,现代化管理程度也低。因此,建立我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期刊网络出版平台已成当务之急。但是建立这样的平台,资金投入巨大,除了国家在财力、政策等方面的支持外,尚需要通过集团化的整合力量,通过大市场的资本融合,才能真正解决。
 
“近年来国际科技出版集团抢滩进入中国市场,对我国科技期刊资源展开激烈的竞争。他们采取各个击破的方式,获取了不少国内优秀期刊的资源。”彭斌说,这种现象给国内出版单位带来了很大压力,也为国内期刊集团化发展、参与国际竞争造成了很大阻力,但令人遗憾的是,我国目前还没有有效的应对措施。
 
在彭斌看来,随着中央文化体制改革的深入开展,我们看到了中国期刊做强做大的希望。因此为了抗衡国际竞争,只有把期刊联合起来集团化发展,才能增强竞争实力。
 
张玉国也认为,中国的期刊出版业做强做大,根本上是要在建立大型出版集团和大型电子平台这两点上,提高竞争力,“尽管国外大型出版机构的重组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经完成了,但现在仍然不断有整合、兼并在发生,这是根据市场变化主动进行战略调整的一个很自然的过程。”张玉国说。
 
在这一问题上,刘煜表示,改革会带来很多变化。从国外的情况来看,学术期刊靠广告或多种经营扩大收入的是少数,主流的模式是高质量高定价,这样可以始终专注于学术质量。
 
“中国科技期刊的体制改革,如果是走向市场,则理顺相应的市场环境是关键,这涉及小众的专业出版物的合理定价。在国外,专业出版物的发行量往往比大众出版物小一个数量级,而定价则高一个数量级。在中国,科技出版物是长期受政府补贴的,所以以往的定价可能不是合理的市场定价。”刘煜说。
 
集团化路径的“三道坎”
 
“中国期刊出版产业要完成集团化发展,还需要三方面的支持。”张玉国说,这三方面分别是政策支持、技术力量和管理人才。
 
张玉国认为,在中国,政策的因素特别重要。“中国的政策是一种稀缺的资源,现在政策应该配置到已经具有一定规模的出版集团身上,比如说中国科学出版集团,它已经拥有230多种期刊,利用这样的基础建立平台更为便捷。”
 
其次是技术力量,现在的科技期刊出版已经是数字化出版的时代了。“十年之前,国际上还没有一家出版集团是数字化的,但现在整个产业已经不同了。而中国传统出版缺乏这样的技术力量,也没有这样的技术人才。即使一些已经建立的电子期刊平台,与国外相比也较为初级。”张玉国认为,国内应该积极培养这方面的技术人才。
 
再次是管理人才,张玉国认为中国有很多管理单本期刊的人才,但缺少管理期刊群的人才,缺少管理大型出版集团的人才,因为这些都需要运用现代化的管理工具,需要经过现代商业管理的培训和实战训练。
 
科学研究是没有国界的,中国科技期刊面对的是一个全球性的市场。
 
刘煜说:“希望依托中国科研投入和产出的不断增长,中国的科技期刊能够以开放的心态,吸收国内外先进的经验和技术,不断创新,并服务于中国的自主创新。”
 
“国内科技期刊各自为政、规模小、技术手段落后、竞争力不强,要形成产业就必须集团化发展。”彭斌认为,首先,要建立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科技期刊数字出版平台。
 
彭斌说,我国科技期刊由传统出版向现代出版转型已是大势所趋,鉴于我国目前科技期刊的管理体制和现状,同时考虑到数字出版平台经费投入较大,因此有必要在国家层面上建立中国科技期刊数字出版平台。
 
按照国际科技出版业的发展规律和模式,中国科学出版集团也正在建立自己的数字出版平台。
 
其次,是改革期刊出版管理体制。我国期刊管理体制是按单个期刊并且是属地化的管理,每个期刊都有自己的主管单位和主办单位,出版单位不得在异地。这种管理模式虽然有利于加强对期刊的管理力度,但同时也形成全国期刊资源处于比较散的局面。
 
专家认为,从出版体制来看,期刊或由出版社出版,或由各期刊自行出版,而由出版社出版的期刊也是由各自的编辑部来控制。这种办刊体制已经产生种种弊端,不利于中国科技期刊的集团化发展。
 
为此,很多人建议期刊行政管理部门根据文化体制改革的发展要求,对期刊的管理体制进行认真研究,并着手改革与调整,为科技期刊集团化发展松绑。
 
再次,政策支持期刊集团化发展。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目前科技期刊集团化发展规模不大,比较突出的只有中国科学出版集团和中华医学会期刊。为了促进期刊集团化发展,有必要对现有的期刊集团给予适当的政策倾斜,如刊号、平台建设经费、集团法律地位的确定等方面的政策支持。
 
科技期刊是一个国家科技发展水平的窗口与创新水平的标志,我国期刊集团化发展的趋势已经迫在眉睫。
 
从分散到整合,从本土到国际,中国科技期刊不再“孤独”。
 
《科学时报》 (2009-9-1 A2 本周聚焦)